语更妍

【叶修生贺】英雄未老(下)

浅夏:

——请让我在还爱着且爱得起的日子里,认真铭记你最耀眼的模样。



1、
我本以为,对于荣耀这个逐渐变得遥远陌生,我再也无法驾驭的游戏,我早已失去了最初拼尽全力的那种热爱。仅有的,只有那么一丝在时间流逝中残留下来的执念。啊,不过那也太过荒唐可笑,不值一提。
可那件事发生的前一天晚上,我带着老花镜,翻来覆去地把叶修的那篇报道看了一遍又一遍,苍白的过往再一次鲜活起来。我静静地看,直到泪水忍不住涌出浑浊的双眼,划出眼眶,再流过满是皱纹的脸颊,颤抖地滴在时光里。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与之后发生的那件事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又或者,一切只是命运给一位苦苦等待一个人归来几十年的老人,最后的施舍。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竿头。上午刺目的阳光隔着薄薄的眼皮打在视网膜上,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我一边挣扎着伸手去摸放在床头的眼镜,一边迷迷糊糊地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醒非醒的,感觉到我抓到的是块冰凉圆润的金属体,没有眼镜框架清晰的轮廓,反而像是个闹钟的形状,陌生的触感让我心里有些发慌。
我慢慢地睁开眼,头顶不是是不那么熟悉的天花板,吊灯在上面安静地垂着。窗帘大开,阳光放肆地探了下来,把屋里的一事一物都照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小说零食笔记本,典型的年轻人房间。
——这是…哪里?


我警醒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有几个年头的电扇吱吱呀呀地转动着,呼呼的风吹在裸露的手臂上,让人感到发自心底的凉爽。这样的情景让我不自觉蹙起眉,最后却遵从潜意识弯起嘴角。多少年,我不记得已经有多少个夏初的夜晚,我没再心急地打开风扇和空调,吹着凉风盖着厚厚的被子惬意地入睡,哪怕在第二天感冒也甘之如饴。
大概也有很久,没有再通宵打游戏到凌晨五六点,然后一觉睡到正午,随意吃几口方便面,再酣畅淋漓地继续打游戏到深夜。
喧闹,狂热,严重不规律的作息,这些只有年少时才做的出来的事都离我有几十年的距离了。那些遥远到快被遗忘的事都那么晦涩不清,让我在一开始见到这个像极了我很久以前的房间时,还以为自己是做了个冗长的梦。
可是此时此刻周围的一切那么的清晰,好像一向坚不可摧的时光无声地漫开了罅隙,从中透出盈盈的光来。有似曾相识的记忆洗涤了过往岁月上的尘埃,渐渐让那些本该忘记的事愈发清晰起来。


只花了短短几分钟,我就十分坦然地接受了现实,甚至兴致勃勃地打算打一把荣耀解解手瘾。当然,顺便,虐虐那些现在估计连怎么技能搭配都不会的菜鸟。
然而现实是家里的电脑软件里没有荣耀,甚至桌上连配套的荣耀读卡器都没有。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以前开始尝试接触荣耀还是第二赛季的时候,真正喜欢上的时候也是第三赛季。第三季结束的时候我被嘉世无法复制的强大吸引,才变成了荣耀还有嘉世的脑残粉。
我下意识看了看时间,2016年5月23日,荣耀职业联赛的第一赛季。奇怪的是电脑显示时间的下方不知为何多了一串数字,像是错误的乱码一样毫无规律,又似乎有迹可寻。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刻意忽略了这些数字,急急忙忙去了最近的网吧开了台机子,又买了张新的账号卡登陆上去。
一区已经发行了大半年,可每天都不断涌进的新人让新手村成为一个永远人满为患的地方。我一个当初也算在神之领域里逍遥了七八年的高手居然在这里跟个沙包似的挤来挤去,想想也真是丢人。
现在的荣耀等级上限还只是五十五级,好多记忆里威风凛凛的大招现在还没有被制造出来。几十年后职业队的一些初期威力不强的自制银武的制作方法已经被公之于众,我忽然间有点小兴奋,想着是不是可以给自己做一身银装。尽管那只是被后来的职业战队淘汰下来的资料,可在这个连装备编辑器在所有人眼里只是个烧材料的机器的时代,有一件哪怕误打误撞出的废物银武,依然是常人无法触及的高端。
然而银武意味着无数高级材料的堆砌,先别说那些材料如今的荣耀里有没有,我现在还是个在新手村里被挤着随波逐流的菜鸟。这样一想,就决定还是乖乖地去找NPC搭讪。
即使没有叱咄风云的机会,我依然兢兢业业地操纵着角色,在兢兢业业重复那些格外简单的任务,心中无法抑制地觉得满足。
毕竟,能再一次重温最初荣耀的纯粹与疯狂,我已经足够幸福。



2、
重新回到最年轻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更快的手速和反应,以及从未来带来的经验与技巧。
然而事实是这些所谓的金手指在我身上却发挥不了任何应有的作用。
花了半天的时间,角色还算顺利地升到了七级。到底不是刚开的新区,首杀早就被抢没了,而在新手村所有人的装备技能也只是略微有些参差不齐,所以想在出风头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我试着去翻看副本纪录,想捡个漏找个还没被刷到极限的记录破一破,好歹也得趁着攻略没被开发出来的时候也搞出来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记录来。
然而我又一次意识到这根本不可能,因为还没等我揪出来一个有希望可以大幅度超越的记录前,就差点被记录里那些光彩熠熠的名字闪瞎。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气冲云水,扫地焚香…一个个我的记忆里在网游里冒个头都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名字接二连三地出现在记录的榜首,让人忽然有一种“高手遍地走,大神多如狗”的可笑即视感。
对啊…这个时候的他们,也只不过是网游里的顶尖高手。对于完全陌生的职业联赛,他们还是初出茅庐的新人,稚嫩,紧张,又无法抑制地满怀憧憬。
我看着那几个也不算高得太离谱的成绩,不知为何想要大声地笑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些站在荣耀最巅峰的舞台上的大神们也成有和我们一样的时候。他们也会为了想给自己的角色起什么名字而犹豫许久,也会有在新手区被人海吞没的那几天,也会为了十几级的小副本的通关成绩而死命较劲,也会对职业圈满是着希冀与渴望。
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是荣耀中平凡而耀眼的一行人,然而他们最早来到了那个充满未知与风险的舞台,赌上了很多去换取一个可能不值一钱的结果。
先前玩荣耀已经是第二赛季的末期,进入神之领域的时候已经是第三赛季。由于职业联赛知名度与选手专业性的提升,在网游里见到职业选手打副本或是Boss不再是频繁的事。游戏水准巨大差异的沟壑下,职业选手们再来打网游,特别是开大号打网游,多少有了些欺负人的味道。那个时候荣耀的网游与联赛已经被水平间差距生生分成两种不一样的存在。
可仅仅是那一刻,当看到未来可以在那么耀眼的舞台上呼风唤雨的大神们也都是这样一步一步攀向巅峰,我忽然感到,那些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人离我近到不可思议。好像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


那天的游戏打到最后,本该因为年轻而变得稳定的手竟然有了些许颤抖。
我知道那大概不是因为玩的太久造成的抽搐,而是激动而至。
我从未想过我还能有机会回到最初,回到我还年轻的时候,回到我还爱得起的时候,拼尽全力这个最爱的游戏上留下印记。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我无法忘记的电脑上的字符在我哼着歌回家时又一次闪烁在我的脑海里,这一次我轻而易举地想起这串数字的意义,忽然感到不寒而栗,全身都忍不住发起抖来。
又或者,其实我早就明白了,可还是固执地不肯相信。


倒计时。


我还能留在这个年纪的,最后期限。


寥寥,两月有余。



3、
反正留下来的每一天,都是从过去的时间缝隙中偷出来的。活过的每一秒,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跨过无数年的光阴,才能侥幸真真切切感受到的存在。
只有强迫自己这么想,才不会在看着时间渐渐流逝时觉得难过。


旧时的记忆像潮水一样,随着潮起潮落起伏不定。我想起第一次小心翼翼地打一个新手副本,第一次一遍又一遍重复去打那些变态的任务试图闯进神之领域,第一次尝试申请梦寐以求的工会…我像以前一样走着相同的轨迹,只在闲暇时,独自在游戏几个人烟稀少的角落流连忘返,想象荣耀未来的盛景。同时,偶尔再翻看那些处于顶端的人们创造的记录,总是几番感慨,热血依旧。
可如今的一切似乎有有了那么一些微妙的不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是某一天收到嘉世工会在一区分部的邀请。这件记忆中本绝无可能发生的事发生在我的身上,让我隐隐地感到,也许我可以做出什么,能改变未来的行为…也说不定呢?
这里的一切都真实的过了头,清晰得让人无法怀疑这一切有一丝半毫的虚假之意。每一个技能甚至副本里的一个毫无道理的小怪组成了一个真实到让人害怕的世界。有时候我甚至分不清,究竟是现在的我生活在子虚乌有的幻想中,还是过去的我一直活在一个漫长的梦境里。
我真的开始相信,也许回到最初的我,有能力去推动命运的齿轮,划出一道崭新的路径,在一切尚未盖棺定论时,提前改写最后的结局。


我又想起几天前或是几十年后我读到的那篇报道。那里的叶修口吻平和,有点不像他。那里的叶修手掌有了不易察觉却让人心惊的苍老,也有点不像他。
不太像那个在我的记忆中一直在这个舞台上呼风唤雨,强大到无懈可击的人。不太像那个可以在失去一切以后毫不犹豫地重新来过,再创巅峰的人。不太像那个在全明星周末上从容地露出野心,目标直指巅峰强势归来的人。
说起来那一年的全明星周末我记得还很清楚,因为我本来毫无兴趣,却被一个朋友强制拉去现场。知道那记惊艳众人的龙抬头,我才无比激动地意识到是我们的队长回来了。
说来奇怪,明明知道他可能与嘉世已经毫无关系,可我还是固执地觉得他还是昔日无所不能的队长。明明知道他身单力薄连过挑战赛也困难重重,可我还是毫无来由地相信让他归来的目标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他说,他回来了。于是他闯过挑战赛战胜嘉世,重新站在那个光辉灿烂的舞台。
他说,他会拿到冠军。所以他打败一切克服一切再用6.5秒超神级的爆发奠定一切,在所有人都不相信的时候,加冕荣光。
那一刻对时光妥协的人,好像有那么一点陌生。
但我还是相信他没有变。尽管最后他妥协了,可他到底没有输。时光凉了他的热血,偷了他的天赋,淡了他的决心,却无法夺走他自始至终的爱。
最后他无意流露出的缅怀和温柔,依稀可以看出他还是那个可以为最初的嘉世付出一切又放手,创造出荣耀联赛有史以来最稳固的队伍兴欣的那个人。
拨开总是满是讽刺的表面,骨子里他是个温柔到了极致的人啊。
如果是他还在联盟里彰显强大的那些年,会这么认为的我一定会被怀疑神经紊乱不可理喻。可他退役后,越来越多和他同期的选手或是后辈对这件事不置可否。


而只要他在那时还有一点对这个战场的留恋,我的计划就有一线成功的机会。


叶修,不…还是叶秋的嘉世小队长,可不可以麻烦你告诉九年后满心疲倦的叶修,他的荣耀在我们的心中比他想象的要重要得多?
不是他为嘉世或是兴欣留下的不败战绩,只是很单纯的属于叶秋与叶修的荣耀。小到一个微不足道的副本纪录、一次首杀,大到四次最有价值选手、不可能被打破的三十七连胜。
可不可以请你告诉他,他为荣耀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更有叶修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以及他代表的时代。
我们会为他铭记并守护那个时代,所以…


请不要走。
可以吗。



3、
吴雪峰从门框与半敞的门形成的缝隙间望去,叶秋正对着电脑半靠在椅背上,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屏幕每隔几秒就闪烁几下。屋里的窗帘很厚实,将所有阳光都隔绝在外,于是不停闪烁的屏幕成了唯一的光源。
太过专注的叶秋完全没有留意到这间屋子的外面正站着七八个人。在有些狭窄的走廊里他们肩并着肩,彼此不断推来推去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并在逼仄的空间中留出一些空隙防止挤压他们手里拿着的盒子。吴雪峰再一次偷偷摸摸地从门缝确认里面的情况,随后把修长的手指竖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随后他推开门,尽量放轻脚步走进屋去。叶秋还是听到了身后的异动,当下手忙脚乱地把目前的页面关掉,一本正经地看起论坛来。如果是平时吴雪峰一定能轻而易举地看出自家小队长的不对劲儿,但此时此刻他自己都怀揣着做贼心虚的慌乱,他犹豫的工夫叶秋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样子,没有一点异样。
“小队长?”他把双手背在身后,试探地问道,同时模模糊糊听到门外抑制不住的推搡声,但也只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叶秋含着棒棒糖,模模糊糊地发了个单音算作应和。没听到回答,他更加含糊不清地问了句怎么了,随后嘎嘣一声把棒棒糖咬碎,用闲置的那只手夹着塑料棒扔到垃圾桶里,这才回过头看他。吴雪峰居高临下地俯视少年柔软的发旋,目光自己未察觉时就宠溺得一塌糊涂。末了他温和地笑道:“陶轩说让你去看看给一叶之秋做的新银装。”
在叶秋看不到的角落,他背在身后的手暗自动了动,精准地做出“完成”的手势。
叶秋一听到银装立刻就来了劲儿,全然不顾周围的气氛中暗藏的诡异已经昭然若揭,自顾自兴冲冲地跳下椅子就向外跑。屋外的人还没做好准备叶秋就推开了门。他见到这么多人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自门前时瞬间愣住了,和那些人一起大眼瞪小眼,谁都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
吴雪峰叹了口气,正准备上前解释,就听不知谁先讪讪低声说了句“队长生日快乐”,接着所有人都乱哄哄地嚷了起来,有喊生日快乐的,也有不知道为什么喊嘉世必胜的。他们目光真诚而愉悦,被发现后的尴尬在短短几息间就消散尽净。
陶轩就站在那群选手中间,手里拎了个不大的方形蛋糕盒子,在一群毛毛躁躁的选手里看上去沉稳的多。他对着叶秋点头致意,眼底是真诚的祝福。


蛋糕也就是路边面包店里买来的,有些劣质的人造奶油,吃多了会觉得腻味的甜味。唯一算得上精致的便是插在蛋糕上的蜡烛,色泽迥异的蜡烛每一根都很是小巧,不多不少整好十九根。一群人嬉笑打闹着怂恿叶秋赶快切蛋糕,每个人都已是兴奋至极。
等到装蛋糕的纸盘被分发到每一个人的手里,叶秋漫不经心地拿叉子拨弄着盘中比别人都大一圈的蛋糕,也不着急吃。他明明已经下意识弯起了眼角露出笑意,可还是要装作不满的样子问道:“雪峰哥,刚刚你还说有银装呢。淘老板,东西呢?”
“专心吃蛋糕。”听到老板这两个字被一向没大没小的叶秋以如此一种嘲讽的口气说出来,陶轩怒极反笑,挑着嘴角冷漠地回道,“要研究银装是吧?现在我们图纸不完善,材料没有,资金暂无。”
“别这样嘛。”叶秋含了一大口奶油,奶油特有粘腻的甜味在口腔中久久不散,他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像是幼童般柔软的腔调无端地显出几分可爱来,“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的究竟是谁啊…陶轩扶额望天,开始认真思考拿蛋糕糊叶秋一脸的可能性。
然而将他的想法实施的却是叶秋,他伸出指尖蘸了点奶油,然后往陶轩下巴上一抹。那里瞬间白了一大片,像是圣诞老人乱蓬蓬的胡须。这下陶轩终于忍无可忍,抓起一大块蛋糕,直接堵在叶秋的嘴上。


每一个好好的生日聚会,只要人一多,到最后都会演变成一场大战。于是等到一个小时以后,众人陆陆续续从房间中离开,地面上已经被奶油弄得混乱不堪。
吴雪峰收拾着桌面上的纸盒,眉毛上是一片厚重的白色,衣领上还落着蛋糕的残渣。本来他是离那片战场最远的一个,但耐不住叶秋一人一手蛋糕扔过去吸满了仇恨以后就直接躲在他身后,料得他不会闪开,便仿佛事不关己般躲在他身后看戏,全然不顾他才是完全被无辜连累的。
叶秋坐在椅子上晃着双腿,对正准备出去洗掉脸上惨不忍睹的图案的陶轩大喊:“陶轩!”
陶轩回过头,无奈地笑笑,然而被覆盖得面目全非的五官运动又带动了奶油,看起来好笑至极。知道陶轩是这场“惊喜”的策划者,正准备道谢的叶秋看到这一幕,一个没忍住又是一大块奶油扔了过去。职业选手的微操那还用说,正中此时最惨不忍睹的鼻头。那块奶油在他鼻尖上欲坠不坠,陶轩伸手抹了一把,终于被折腾的没有脾气了。


吴雪峰看到这一幕,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那个在赛场上锋芒毕露心性成熟的人,很少有人能意识到他只不过是个少年,私下里,也是这样鲜活爱闹,柔软又青涩的模样。
只有他,或者他们,能看到他真正未加隐藏的样子。


生日快乐。


他在心中又轻轻说上一句。


——我的小队长


想让你快快长大,又不想让你长大。
因为你长大的那一天,就是我老去的那一天啊。
末了,他在心中苦涩地补充道。



4、
吴雪峰走了以后,方才因为出乎意料的惊喜而产生的兴奋如潮水一般散去,叶秋打开那个刚刚关上的界面,不着痕迹地拧起眉,有些焦虑,然而更多的却是,困惑。
一叶之秋的账号在荣耀论坛上发布过不少攻略,已经算是半个网红,有着不小的名气。平日里会试着给他发消息的人绝不在少数,勾搭大神的求教副本的求加工会的求jjc找虐的求身高三围的…但这一次他收到的内容,却超出了他能预料到的所有范畴。


【to:叶修
我会记得属于你的荣耀。
我会记得一叶之秋持一杆却邪便所向睥睨,我会记得君莫笑撑一把千机即所向无敌。
你可以初出茅庐便带领队伍走向冠军,也可以在最熟悉的队友离开后仍剑指巅峰;你可以在人心散乱的时候尽心维持信仰,也可以在失去一切背负骂名时仍有卷土从来的勇气。
你是个那么好的人,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无不是在诠释着何谓荣耀。
你留下了不朽的战绩与威名,更留下了一个时代,一个信仰。
即使有一天所有人都忘记你,我也会记得你曾有的荣耀,记得你教会我的一切。
就算有一天我也老去,荣耀也会记得你,你曾经征战过的土地也会记得你。
哪怕时代更迭,哪怕有一天荣耀也变得面目全非,我也会记得多少年前你曾多么坚定地站在巅峰,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奇迹。
就像你曾经说过的,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你看,还有那么多人会守护你的荣耀,替你铭记你的信仰。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
无论是什么,都无法阻挡你向前的脚步。
这也是,我们所有那个时代的人,最初也是最后的梦想。 】


有点莫名其妙的一条私信,无论从文笔格式还是内容都毫无可以褒赞的地方,简直莫名其妙。明明每一个词都平白易懂,可所有句子连起来晦涩难懂,让人不解其意。
本来叶秋还没注意到这么多,最开始他不过是被两个词吸引了兴趣。
“叶修”,还有“君莫笑”。
知道他冒用身份参加联赛的人不多,知道君莫笑账号卡存在的更只有寥寥数人。这两者重叠起来,他唯一能想到的人就只有苏沐橙,但又清楚沐橙那个小姑娘是绝对不会给他发这种不明所以的东西。
再仔细从头到尾读了几遍,终于有蛛丝马迹显露出来。他面上不显,心中却飞快地思考着。
写信的人果然是在刻意隐藏着什么,他根本不想让自己读出什么信息。叶秋眯起眼,狡黠地翘起嘴角,细致地琢磨着字里行间透出的微妙韵味。
这里提到第一赛季就取得冠军,再结合后面提到的“时代”,不难猜出,嘉世在最初一定取得了别人难以企及的成绩。随后他推理出,应该是在几年后,嘉世的内部出现了问题,再几年,他离开了嘉世。然后他重组了一支队伍重新归来,依然为了冠军,为了荣耀。
真像我会做出来的事啊,他无声地笑,真是像极了,他想象中自己的未来。


“雪峰,如果我们能打出一个三连冠,那可就真的名垂千古了。”不久前,他几乎是试探性地对吴雪峰如此说道,用黝黑的眸子盯着他,眼眸里亮晶晶的满是希冀。
他语气轻松至极,刻意地让自己显得更随意些,另一边,却是认真注视着吴雪峰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男人听到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好笑地看着看起来很激动的叶秋打趣道:“还一个冠军也没有,就想着三连胜以后的王朝了?”
叶秋撇撇嘴:“要是沐秋在,别说是三连冠,就算是四连冠五连冠,还不都是轻松随意手到擒来的事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神色平静,没有一点对过去的悲伤,只在瞳孔深处敛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暖。
相反的,吴雪峰却为此暗淡了一瞬。他还是很温和地笑着,但好像有些勉强。他犹豫了好久,才缓缓的、一字一顿地说道。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恐怕我已经不在了吧。


叶秋没再说话,把目光聚集在毫无意义的一个点上,过了好久才像是梦呓一样轻叹着:“也对啊。”



5、
——你可以在最熟悉的队友离开后仍剑指巅峰;你可以在人心散乱的时候尽心维持信仰。


他想起刚才的队友们那么年轻雀跃的脸,他们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一点的队长没有太多距离感,更多的是宠溺。他想起刚才的陶轩,在人群冲他无奈又从容地笑着,轻轻道一句生日快乐。他想起吴雪峰在场上跟他默契至极的配合,他甘愿舍弃自己的光芒为自己补上一切漏洞。他甚至想起了更远的时候,荣耀打得特别好,却总是被自己气得跳脚的少年,还有那个时候总是跟在他们后面端茶倒水,对荣耀一知半解,还是个小丫头的苏沐橙。
最后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是刚刚的蛋糕,奶油覆盖在上面清甜柔软,蜡烛在上面燃烧,向空气中传递着微弱的温暖。


记忆中的人已经远去,正在远去,或是即将远去。
明明才刚刚开始,却已经有人力不从心,明明还不想放弃,但遥遥看到自己的衰落老去。
明明说着会一直爱下去,一起三连冠四连冠,可谁都知道的是,这个太过年轻化的舞台上,哪有什么永远。
该离开的终会离开。
最终,也许这些人都会离开,永远离去或渐行渐远,剩下自己一个人,向着光踽踽独行。
那时候的他也许又遇到了新的伙伴,不顶尖但极致的团队,他们会一起书写一个在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传奇,磕磕绊绊但理所当然地取得每一场胜利。
又或许,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作战面对无数强敌,直到筋疲力尽。
他只是单纯又固执地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哪怕世事变迁,哪怕荣耀不再。
这是十九岁的叶秋所许下的,最初的誓言。


——哪怕时代更迭,哪怕有一天荣耀也变得面目全非,我也会记得多少年前你曾多么坚定地站在巅峰,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奇迹。
这写给九年后的叶修,希望他看到后,不会选择离开他最爱的舞台。


回信的却是叶秋,打字的时候他不经意勾唇轻笑,眉目中满满清晰的意气风发的坚定。
他按了发送键,然后把两个人的消息记录全部删掉,把刚才的构想全部抛在脑后。
如果未来这么轻而易举地知晓,那还有什么意思?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很是没心没肺地忘记了这件事,翻出之前霸图对皇风的录像研究起来。他发出的的话此时正显示在另一个人的电脑上,而电脑前的人已经泪眼朦胧。


——当然不会放弃,我可是职业选手。


看到从来没有想象过会有的回信时,我忽然觉得如今那个强大却难免青涩的叶秋,像极了未来用实力让人无言以对的叶修。我记得他在国家对出征时也说过这句话,也是满满的笃信,但比起如今却多了嘲讽的意味。因为在之后的一个多月,他就毫无征兆地选择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我只能默默地看他走,甚至没想去挽留。我尊重他的荣耀,也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如今跟我吐出同样句子的是叶秋。他太年轻,因为年轻所以无所畏惧。他即将夺下第一冠,可能还不知道时间职业选手的残忍性,不知道眼睁睁看自己的天赋渐渐流失是怎样的痛苦。他可以轻松说出的话,对于九年后的叶修来说却可能有千钧之重,是无法轻易背负的重量。
荣耀可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叶秋可以坦荡地表露一定会继续的决心,可是未来的叶修,会不会只能摇头叹息,说,他还是输给了时间?


想到最后,我也只能妥协。
毕竟现在他还很年轻,他们的故事还有很长,未来无法预测,不可知悉。
真可惜,我看不到他们的结局。



6、
那一天叶秋刚满十九岁,还是嘉世被每个人心甘情愿地宠着的小队长。他不知道他的未来会有多么难多么苦,不知道身边的人会逐渐消失,很多人想方设法地让他离开。他也不知道他会在未来的一个雪夜离开嘉世,推开一扇名叫兴欣的门,书写一个新的故事。他更不可能料到,他将成为一个神话。
那一天黄少天十五岁,因为突出的技巧和烦死人的话痨在神之领域里混的如鱼得水。在一次满是腥风血雨的抢怪大战中被蓝雨队长魏琛相中,成为蓝雨未来的核心。魏琛跟他臭味相投,老是跟他抱怨嘉世的叶秋有多么不要脸,然而他的心里却因此有一种朦胧的希冀与渴望。希冀见识到哪个连魏琛都打不过的人有多么厉害,渴望打败他。他还不知道在未来他会和叶修用大号小号打了无数次pk,直到叶修烦得不想理他,然而依然输多赢少。
那一天喻文州十六岁,几个月前掉进了荣耀的坑里,一发便不可收拾。他手速在普通玩家里算是顶尖的了,但毕竟连这类网络游戏都是第一次玩,碰到高手依然输的一塌糊涂。在很远以后的未来,他站在巅峰的位置再回想,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自己会选择职业选手这一条路。大概,是因为对当时如日中天的嘉世所展现出的强大的,一种下意识的憧憬吧。
那一天王杰希十六岁,父母眼中有责任感又听话的孩子,同龄人眼中做事稳重的榜样。然而他内心深处却有被隐藏的很好的桀骜不羁,那时候他已经开始打荣耀,还没后来那么狂热但也很频繁。单从技能加点来看,已经有了后来无法复制的魔术师的影子。他的每一个天马行空的思路都与这个游戏契合到不可思议,后来让各大战队反而撞的头破血流的新秀墙在此时便形成雏形。
那一天张新杰十六岁,读高一。本来该是最叛逆的年纪,但他已经能把自己的生活处理得一丝不苟,每天都按着那张严苛的时间表生活,时间表上井井有条地记录了一天精准到分钟的流程。在未来的几周内他将迎来人生中最大的异变,是个叫荣耀的游戏。它还是没能影响到他那张风雨无阻都要实施的时间表,但本身的存在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意外,将他规划好的一切彻底粉碎。
那一天周泽楷十四岁,未来坦荡得让人羡慕。他卖相乖巧羞涩,且已经有了未来让人惊艳的棱角,无论是谁都舍不得欺负。但是他偶尔帮同学打起游戏时却像是换了一个人,锋利、让人胆寒,好像利剑出鞘,从柔软的外表下露出凛冽的光。很久以后他见识到斗神一叶之秋的三连胜,与他相似却更胜一筹的锋芒。他被吸引,堕入,于是义无反顾地向轮回的训练营报名,从此再未回头。
那一天孙翔十一岁,典型的中二性格让他在同龄的孩子中并不讨好。他最大的爱好是马里奥,但总是沉不住气导致死法千奇百怪。他愈挫愈勇,忍着摔键盘的欲望打了一次又一次。那一天正好是最后一段通关的日子。他在表哥的电脑里见过荣耀,那些华丽无比的技能与技巧让他格外憧憬又觉得遥远。他还不知道在某一天他将站在最高的舞台上,操纵着最厉害的角色,依然热血,依然冲动,依然愈挫愈勇。
那一天,未来最年轻的小将卢瀚文六岁,还是懵懵懂懂的年纪。他没听说过荣耀,甚至“荣耀”这个词汇在他脑海里都很是陌生,还是老师教他一笔一划写下的。那个字眼只有个朦胧的轮廓,却那么清晰地烙印在了那里,怎样都无法抹去。他不知道在未来他会为之奋斗,为之努力,为之在流过泪水后仍继续前行。


那时候的他们那么年轻那么耀眼。
他们各怀志向,生活没有一丝交集。而能让他们这些这么好的人聚在一起的,如果不是宿命,我只能认为是荣耀了。
他们还不知道在未来他们会多么在意这个游戏,不知道自己会走上这一条路,不知道他们在未来会遇到名为叶修的存在,并一点点被那个人吸引。


至今,他们还在走着独自的路,是毫无关系的陌路人。但没有关系,未来很长总会遇见。


也许他们总有一天也会陆续老去,但没有关系,至少他们曾经遇见。



6、
我可是职业选手。
这是十九岁的叶秋对我做出的承诺。
我本应高兴,因为能收到回信就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更别提叶秋似乎猜到了我的目的。可与之相反的却是,我不知为何隐隐担心起来。
也许是回答我的是九年前的叶秋,无法否认的是比我印象中的叶秋更加锋芒毕露,更加显而易见的强大。但正是这样,我不确信他是不是知道这句话有着多么沉重的分量,也无法想象,说这句话时他是带着热爱认真至极,还是并不理解这背后的残忍,只因为一腔热血才这样说着。
明明知道对于荣耀他从不会敷衍,我这么想是因为,我也曾有过那段因为年轻所以就毫无畏惧的日子。觉得自己战无不胜,可最后还不是向岁月妥协承认自己已经爱得力不从心。
总有一天他也会老去,也许他会像我一样妥协,也许他会带着信念负隅抵抗…也可能,黯然离去。无论哪一种,都是现在的我不敢想象的残忍。


这种时候,就是传说中考验一个NC粉素质的伟大时刻了。
无论如何,我相信你哦,嘉世的小队长叶秋。
我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的确有很多人都败给了时间,包括你的朋友,还有你一些很值得尊敬的对手。但如果是你,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相信九年后的你,一定还在坚定地走在这条坎坷的路上。
你不是一直这样,在阴霾中,也要向着晨光前行的吗?


说来也巧,当我的时间只剩下一天的时候,嘉世与皇风也迎来了最终的对决。
早期的荣耀联赛还租不起场地更大的体育馆,也没有那么多的观众来把那些座位填满。那个时候选手在网游里的名气比联赛本身还要大的多,大多数人都是慕名而来,希望近距离见识一下平日里可望而不可及的大神风姿。
场地被安置在一座写字楼里,人说多也不多,说少不少,门口象征性地收取着门票钱。座位是自己选的,我提前来了半个小时就在前排正中选到了很好的座位,还以为不会有更多人了,但出乎意料的是比赛开始时人已经快坐满了,有人的手里还举着手写的牌子。
不出所料,赢的是嘉世,一叶之秋还是像记忆中的一样威风凛凛。
不愧是叶秋,那个在未来单枪匹马就可以将荣耀搅得天翻地覆的人。


比赛结束后我没有像普通观众一样从后门退场后各自回家或者去附近找个网吧酣畅淋漓地打一仗。怀着一点忐忑与兴奋,我偷偷往之前注意到的一个工作人员的出入口摸过去。
和我一样想拦截选手要签名的人不少,但提前调查他们可能的出入口的人大概只有我一个。过了半个小时我看见他们从那里出来,嘉世还有皇风的人都聚在一块,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团体。叶秋就在最中间,什么伪装也没做,穿着浅色的T恤,普通得让谁也想不到他就是方才战场上所向睥睨的斗神。
他们就从我的面前走过,隔着一条人行横道,他们的说笑从风中传来被我清晰地捕捉到。他们谈论着今天的比赛,吵嚷着让叶秋请吃饭。叶秋笑笑,笑容比九年后多了诚恳少了讽刺,随后他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他的眼神明亮,里面是自始至终从未改变过的最纯粹的爱与向往,没有对赢得比赛的沾沾自喜,只有干净的骄傲。
我从前就知道的,他一直把这些当作荣耀,而不是炫耀。然而此刻他是那么地耀眼,以致我忘记他还是那个十九岁的少年,恍惚从中看到了未来的叶修,他也是这样眉眼中带着光,熠熠生辉地闪烁着。
那大概是我还爱得起的时候,看到的他,最年轻而耀眼的模样。


OK。
再见啦。
最最年轻的叶秋。
很久以前我就想说了,有幸在未来遇到,最了不起的你。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已和身边的人一起走远,渐渐消失在人海的那一边。



7、
时光定格。


此时此刻,离我消失在这个不该存在的世界还有五小时。
离嘉世的王朝缔造还有两年。
离叶修离开嘉世,开启兴欣的篇章还有六年半。
离兴欣在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况下打败嘉世通过挑战赛还有八年。
离兴欣胜利,他们的冠军还有九年。
离叶修宣布退役也还有…九年。
离国家队世邀赛夺冠还有九年零三个月。
离叶修在中国队夺冠后宣布回归,再铸造一个传奇还有九年半。


未来还有很远,在我已经看不到的地方,一切默不作声地改变了。


只有他从未变过。
所以说,唯有他的荣耀不败。




此时此刻,离叶修被忘记,离叶秋与叶修时代的落幕,还有无数望也望不到,数也数不清的岁月。

******************
·拖延症发作,想起来还有篇文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自己打算写什么了…简直尴尬。
·数学不好,大晚上昏昏欲睡地算他们2016年的岁数,感觉自己会把时间轴搞得一塌糊涂…






















评论
热度(117)

语更妍

© 语更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