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更妍

【叶修】梦醒

浅夏:


*嗯…一点心里话吧。

杭州不愧被称为宜居城市,傍晚的西子湖畔空气中氤氲着青草香,让那些原本急促的步履也不由的减缓,享受起水汽拍打在脸上的清新来。
我沿着西湖边前行,耳边传来三两结伴而行的行人间的窃语,熟悉的名字隔着层层雾霭传入耳廓时已经有些失真,我似懂非懂地听,一时恍然如梦,竟不知姓甚名谁,今夕何夕。
夕阳下有少年吵吵嚷嚷地路过,大肆谈论着最近新出的小说,因为钟情的角色不同一言不合便差点大打出手,但很快又重归于好,勾肩搭背地走远了。
来来往往的都是过去些许连一面之缘都没有的陌生人,偶尔零星的面孔会勾起似是而非的回忆,但一晃神熟悉感就消散至尽。


两旁的店面大同小异,但路过某一家小卖店的时候,我几乎是依循着直觉停下脚步。那是家很普通的店,只出售些饮料、小零食还有香烟,一两平方米的店铺,无论在哪里都随处可见。有人正在里面买东西,他背对着我又隔着玻璃,但单是背影就有种难以言说的吸引力,让我忍不住呆呆地看起来。
不一会,他买完了,提着透明的塑料袋出来。袋子里能分辨出的有烟,泡面,还有女孩子喜欢吃的小零食。
他低着头给自己点烟时,姿态分明是个老烟枪,但举动从容不迫,不见一点急切。
他有点因熬夜带来的短期虚胖脸,眼底有淡淡的青色,外套挽到了肘部,露出纤细的腕部和修长的手指。
种种诸如此类的特征,简直像极了一个我喜欢的人。
我几乎忍不住开口叫住他的冲动,有些字眼好像不需要经过大脑、声带和神经,不受理智从心底油然而生一般。我想告诉他我在那些少年懵懂的日子里,曾用多么深刻而虔诚的感情将那样一个人刻在了心底,又是怎样期盼着小心翼翼地向更多的人讲述他的故事。
想感谢他教会我如何长大,在颠沛流离中不负初心,也让我懂得世事难料,一份爱的里面所有的最大的残忍。
最后,我想告诉他,我还会爱他一辈子。


“叶——”我迫不及待地想叫住他,告诉他我所有想说的话,可是喊了一半,我却难以置信却迫不得已地嘎然而止了。


可是。


可是。


就在这一刻,我忽然忘了他的名字。


尽管只听到一个字,他还是回头,给了我一个带着善意却疑惑不解的眼神。
那一秒钟我拼命绞尽脑汁地想着他的名字。
喂,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健忘了?
在午后闷热的教室,是谁一边听广播里校长讲着又臭又长人尽皆知的道理,一边昏昏欲睡地写满整整一页他的名字?
深夜逼仄的黑暗里,是谁不知多少遍重温熟悉的故事,却还是见不得他被遗忘,哭得泪流满面?
都是我啊。
只是那么多年,轮回过往兜兜转转,我还是忘了曾经视若信仰的名字。
就好像多年前细细描摹而成的沙画,精致细腻到不忍触碰,便郑重地珍藏在回忆里。我自以为无论怎样时过境迁,都会清晰地记得每一个线条转弯处的弧度,甚至微小的沙粒沉沉堆积的排序。可多年以后回首,一切假象只剩下一个苍白的框架了。
更可怕的是,在我回头的那一刻,真相昭然若揭,连自欺欺人的印记都轰然倒塌。


嘀嗒。
…再看下去又不说话就有些不礼貌了。
我只能讪讪地笑了笑,假装是认错了人,轻声道了歉。
如果再早一点遇到他,哪怕冒着真正认错人的风险,我也可以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双眼如同饥渴的恶狼眼冒绿光。
但现在我好像少了一点勇气。


其实说到底,爱的不够深罢了。
毕竟感情这种东西又不像酒,不会愈久愈醇,只可新不如初。


他很是自然地从我招手,我们像熟稔的老友一样挥手道别。
渐行渐远的途中,我终于回想起他的名字,紧接着涌现的是那些瑰丽而传奇的故事。
你看,我还是很喜欢你,喜欢到每一件有关你的事都埋藏在脑海里,千丝万缕地连向心腔,无法忽视,无法遗忘。
我忽然意识到,其实现在要是我不顾仪态地大声吼出来,还是有叫回他的希望的。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走,不回头。
入夜的杭州已有了几分冷,丝丝凉气拂面,浑浑噩噩的头脑忽然清明。
我慢慢对自己说。
“该醒啦。”


我好像做了一个光怪陆离、荒谬无迹的梦。梦里的杭州雾气朦胧,影影绰绰,半梦半醒间什么也看不清。我偶然遇到了叶修,也在不经意间见到了兴欣的他们。


触手可及。只及边缘。


我听过这样一句曾经不以为然的话,只是如今想来,痛彻心扉。
“次元有堵墙,别爱的太深。”
最初的我总是报以天真而残忍的幻想,蛮横无理地期待着有朝一日次元壁破裂,我想从里面走出来的他们定然荣耀加身光辉万丈。


可是等待的太久,我开始怕了。
我怕我一辈子也等不到那一天。


但我更害怕的是…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在街上和他擦肩而过的我,明明心脏传来悸动,却再也叫不出他的名字了。

end.




*最后唠叨两句。
我大概是去年这个时间看的全职,入同人坑就更晚。当时听好多人说全职挺慢热的,但第一章就被吸引住了,第三章左右就掉到坑里爬不出来了(笑
记得最痴迷的时候正好看到全明星赛,一口气读到凌晨五点多,睡一个小时迷糊着爬起来,上学的时候脑子里全是叶修叶修。
自己写过文,但老实说我是个没什么毅力的人,基本上每写一篇文都在想“这就是我的封笔了吧”“写完这篇我就废了吧”(划掉
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真的很害怕有一天再看全职,再也没有如今的感觉了,更害怕有一天我会连他们是谁都不记得了。

…感觉说的乱七八糟的。蓝瘦,香菇。











评论
热度(28)
  1. 语更妍浅夏 转载了此文字

语更妍

© 语更妍 | Powered by LOFTER